趣历史首页|  讲述历史上那些有趣的事 人物 - 专题 - 影视 - 社会 - 解梦 - - 成语 - 美女 - 水浒 - 明星 - 历史 - - - 新闻 - 专题 -
蓑衣渡战役
"

蓑衣渡战役

"

  蓑衣渡是湘江上的一个渡口,在全州城东北,行陆路才十里,行水路则有十二里。过蓑衣渡五十里,即可经黄沙河水路进入湖南。蓑衣渡一战,是清廷战胜太平天国、苟延残喘的关键之战。"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如无蓑衣渡之战,长沙陷落,湖南尽入太平军之手,丁忧的曾国藩必不能回乡募勇甚至会为太平军所俘,曾、胡、左、李诸中兴名臣永无出头之日,历史上将不再有湘军这一支武装。

绝大多数国家的人口生育史说明,在不进行人为控制的情况下,出生人口性别比在102~107之间。

蓑衣渡战役

蓑衣渡战役——

  上次说到,6月3日太平军利用穴地攻城破了全州,但太平军本无固守全州的打算,次日,即全军弃城北上。而清军已然在四周云集,江忠源更率千余名楚勇,伐树填河,又于江中预置木桩,阻断蓑衣渡至西岸的江面交通。

  江忠源,湖南新宁(今属邵阳)人,道光年间举人,响应号召回老家办团练,号“楚勇”,配合清军作战。江忠源后来官运亨通,为一方大员,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知县级别。此时,楚勇驻西岸,和春在城北,江忠源请和春分兵阻截东岸,和春不许。和春指派张国梁赴东岸防堵,张国梁却迟迟不前,各将互相推诿,谁也没有胆量孤军扎营于东岸,因此江东一直空虚无防,为太平军留下了一条进军的道路。

image.png

  5日,太平军分水陆两路进军,水路与楚勇发生交战。经过几天战斗,太平军放弃水路,焚烧船只,遗弃辎重,改由陆路向永州进军。由于清军势众,太平军后卫节节后退,人员物资都有一定损失,此为清军吹嘘的蓑衣渡大捷。

  可以看到,蓑衣渡战况并不激烈,赛尚阿写给咸丰的奏折里提到过战斗经过:“且贼在全州大挫,既为河路钉桩,不能遂其顺江而下之志。察其焚弃舟船,辎重,妇女,银两逃走,情形似实较前穷困”。战斗虽小,却驰名天下,究其原因,无外乎两点:

  其一:南王冯云山在战斗中阵亡,殊是可惜。南王一向谦虚忠诚。不少人都在猜测,若他在,杨秀清不至于一步步坐大。若他在,一定会调节矛盾,不至出现内讧。这里,正如蝴蝶轻轻扇了一下翅膀,历史在不经意间就发生了改变。

  对清廷来说,冯云山的阵亡是针强心剂,在一片败绩的局势下,这个功劳是谁也抹杀不了的,江忠源名声鹊起,正肇始于此。

image.png

  其二:新一代经世派的崛起,需要一个榜样。从嘉庆时期开始,一些具有前瞻性和学识的官员面对局势,极力提倡经世致用,倡导改良。他们敌视农民起义,也痛心朝廷腐败,希望得到朝廷重用,道光时以魏源林则徐为代表,现在则以江忠源为代表,后来的经世派会陆续登上舞台:曾国藩骆秉章左宗棠胡林翼。。。。。。在他们的吹捧推动下,蓑衣渡战役成了伏击战,江忠源成了孤胆英雄,一步步走向了神坛。

  全州攻城的拖延和蓑衣渡的挫折,并未使太平军气馁。清军早在太平军攻全州时,就在永州部署防务。太平军见永州防守严密,遂放弃攻永州,转而在天地会向导下,南取道州。

  湖南提督余万淸,胆怯畏战,从永州至道州,百里之间,高山险峻,险要极多,俱是一夫当关之地。但余万淸望风而逃,尽数放弃。不仅是他,清军将帅很多都患上了恐惧症:6月8日,余万请逃至道州,所部与守军合计仅500人,情知无法守御。余万淸飞禀程矞采,诡称保护长沙安全,要求移驻衡州,但被拒绝。6月12日,太平军兵临城下,知州王揆一请余万淸到西门指挥战事,自己跑到东门,准备跑路。余万淸也不傻,将西门私自打开,一跑了之。太平军至西门,见门未关,蜂拥而入。王揆一见大势已去,投河自尽,被救起,又欲自刎,又被人将刀夺走。做了一番表演后,也逃之夭夭。太平军轻取道州。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时至今日,网上有关太平天国的负面评价是越来越多了。不过,在这个一百多年前的小小国度,有一位仁兄却让人挑不出什么道德上的毛病。他就是南王冯云山。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而历史人物在早早博得美名后,也要趁早驾鹤西去才是。冯云山因为早死,所以来不及干坏事,也就逃过了如今针对太平天国的网络暴力。不过,冯云山身上也并非没有争议,那就是他死在了哪里?

  史学界存在着两种说法——全州或蓑衣渡。

  其实,民国之前冯云山死在哪里已经成为一种常识——毫无疑问是在蓑衣渡。

image.png

  从湘系笔杆子留下的文字中我们得知:太平军在蓑衣渡遭到湘军鼻祖江忠源的伏击,冯云山因此中炮身亡。

  其实,冯云山的死亡地点本来不应该存在什么争议,说一千道一万,就算江忠源本人也没有人家太平天国自己人清楚吧?翻开李秀成和洪仁的自述,无不异口同声指出南王死在全州。但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了真理,在湘军宣传机器的舆论攻势下,冯云山的尸身被江忠源一脚踩住,无人敢上前认领。

  毫无疑问,江忠源是湘军中的名将,但在蓑衣渡一战中,他的所谓战功就是个被吹破天的肥皂泡。我们找来清方的奏报,看一看最初的记载是怎么说的吧?

image.png

  太平军自广西金田起义,不断发展壮大,最后,小小的广西已经容不下这条蛟龙了。于是,他们打算自全州入境湖南,进而开始席卷天下之旅。蓑衣渡之战前,太平军正在围攻全州。

  话分两头,我们再说围剿太平军的清军绿营。绿营在广西围剿太平军时,有两大主帅向荣和乌兰泰,全州之战前后恰好一死一病,清军因此群龙无首。于是,有一个人站出来了。不过,他不是江忠源,而是满人总兵和春。和春当时刚刚被提拔为翼长,主抓全局。他召集军中将领开会,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image.png

  和春开口:全州只是个小城,分分钟被攻破后,长毛下一个军事目标肯定是长沙。全州也就罢了,湖南省城要是有了危险,咱们可就要在皇上那里吃不了兜着走了。

  总兵秦定三举手发言:全州挨着湘江,若是从全州坐船,到长沙没几日的水程。他在和春“还用你说”的白眼中继续补充:近日探子来报,长毛在全州外的湘江码头停了二百多号船。

来自怀化的彭国甫代表说{title},近年来,怀化市大力开展 宣战庸懒散、提振精气神活动,集中整治干部的慢作为、不作为和乱作为,赢得了人民群众的点赞。

  于是,水塘湾打桩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了湘鼻祖江忠源。

image.png

  不久,太平军攻克全州,随即弃全州水陆并进沿湘江北上。却见二百多条船行驶在湘江水面,浩浩荡荡,拉风之极。船队刚刚到达蓑衣渡,只听一声炮响,蓑衣渡的西岸伏兵四起。不过,这支部队的主帅不是江鼻祖,而是和春。

  原来,江忠源与和春先后来到广西“剿匪”并结识,他们一见如故,不顾上下级也不顾民族差距成为了好朋友。江忠源早看出蓑衣渡的地形适合打埋伏,便拉了领导兼好友和春一起在这里阻击敌人。至于为何只驻扎在西岸,客观原因自然是和春是个刚刚上任的翼长,指挥不灵其他军队,人家不愿意去;主观原因嘛,江忠源的老家新宁就在蓑衣渡西岸100多里外,他不想让太平军跑到他家去玩耍。

  然而,这对哼哈二将打击到敌人了吗?

  怎么可能?

  太平军在听到炮声之后,马上做出了反应。船队一边开炮回击,一边摆阵,只见安装大炮的战舰围成一个圈,把载着首领和老弱妇孺的船只护卫在中心。与此同时,太平军陆军迅速抢占了蓑衣渡两边的江岸,并安置好大炮,对着鼻祖与和春就是一顿猛轰。

  风紧,扯呼,幸好蓑衣渡两岸都是参天古树,鼻祖又熟悉地形,急忙拉着和春藏身大树之后。至于让太平军全军覆没?搞笑吧?要不是树林掩护,太平军一时间无法判断虚实,恐怕就是和春与鼻祖全军覆没了。

image.png

  不久,太平军探得前方三里水塘湾处被清军打下了坚固密实的木桩,无法在短时间内通过。兵贵神速,经过考虑,他们扔下部分淄重和二百艘船不要,从西岸的陆路去了湖南。

按国内学者提出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划分标准来看,属于重度超标。

易炼红当即去现场了解详情,并对群众反映问题一一交办。

  事后,和春向上级汇报,说是蓑衣渡一战,共歼灭敌军200人,烧毁敌船1艘。然而,以清军一向喜欢虚报战功看,只打死了两名太平军都不稀奇。

image.png

  本来,蓑衣渡之战就是个清军失败的小战役。即使按照惯例吹成了胜利,主帅和春也吹的太大。然而,江中源从此开始对一件事,那就是正因为他江忠源守在西岸,太平军才由蓑衣渡东岸溜走的。没办法,作为鼻祖,就是这么自信。

  不久,他在给朋友刘蓉的信里吹了一个牛,说是自己在蓑衣渡鏖战两昼夜,把太平军精锐杀的片甲不留,并夺获船只三百艘。可惜只有自己一军,其他部队不配合,否则敌人可就全军覆没了。鼻祖,你这么说,可还记得蓑衣渡大树后和你并肩躲猫猫的和春吗?不过,在晚清战史上,绿营天生就比湘军低着一等,所以和春,你作为江忠源的朋友,就乖乖张开两肋,让鼻祖插上一把老江飞刀好了。

image.png

  今年6月3日,易炼红接访了3位来自锦和园小区的群众,他们说自己 一直是 lsquo;没妈的孩子 rsquo;,行政归属不明,小区脏乱差、房屋开裂等很多问题。

  的确,当时的清军是一盘散沙,无法在蓑衣渡两岸同时设防,然而,从太平军在蓑衣渡迅速、冷静而强大的应对来看,即使巅峰时期的湘军埋伏在东西岸边,也是无法使敌人全军覆没的。太平军如果真的以江忠源的家乡新宁为目标向西进军,凭鼻祖与和春的几千人根本无法阻拦人家的脚步。

  两年后,江忠源在庐州守城,死在了太平军手上。鼻祖虽然死了,湘军却开始了崛起。一群湖南人在与太平天国的征战中形成了越来越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他们一手拿刀,另一只手则拿起了笔,从舆论阵地全方位打造湘军品牌,战死庐州的江忠源自然成为他们致力推出的主打产品。于是,一大批讴歌江忠源的文章热气腾腾的出炉。在曾国藩左宗棠、李元度等人的笔下,鼻祖在蓑衣渡歼敌千人,和春则成了破坏鼻祖战略,不肯在东岸设防,所以造成敌人漏网的罪魁祸首,之前战死全州的南王也记在了蓑衣渡江忠源的名下。

刘富强表示{title},在这样的严控形势下,埃博拉出血热疫情要进入湖南也并非易事。

image.png

  民国时期,随着反清的政治环境,太平天国成为热门,一大批史学大师都开始研究起了这个课题。

六是党的建设全面推进,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贯彻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扎实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建设一批具有示范和带动作用的现代化港区。

  困惑的简又文先生只好采取了一种折衷的说法,即南王先在全州城中了一炮,掉血50%,接着在蓑衣渡遭到伏击,又中了第二炮,血槽清空死去了。所以说,江忠源和南王之死脱不了干系。

image.png

  比起以美化湘军为目的记录太平天国史的湘系文人,太史学家除了想搞清真相,更深层次的目的是根据历史作出总结,找出太平天国灭亡的原因。

  冯云山才是太平天国真正的创立者,也是他把领导的权力拱手让给了洪秀全,这样一个如老黄牛一样扶保太平天国的英才如果不是死得那么早,应该能够调和高层之间的矛盾,压制东王杨秀清的野心,避免日后的天京内讧。

  如今,这个结论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专家质疑,不再赘述,但在民国,还是有不少学者和民众接受的。于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冯云山被抬上了一个很高的位置。水涨船高,蓑衣渡之战也就变成江忠源逆转乾坤的神话了。这是不是一粉抵十黑呢?

image.png

  最后,简又文在全州和蓑衣渡采访时,有两个令人温暖的小故事,我忍不住给大家讲一讲。

  简先生去小城全州前,早已从清方的史料中看到过太平军全州屠城的记载,又考虑“太平军”和“太平天国”这两个词汇是民国后才有的用语,边僻小城的居民恐怕不知道。为了参访方便,他粉装黑用了传下来的称谓,张口“长毛”,闭口“发贼”询问当地居民90年前的情况。谁知,他被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当面训斥了。老农说:“什么叫作‘长毛’?什么叫作‘发逆’?不过‘成王败寇’罢了!可是人家是实行民族革命的,而且也曾开国称王,不过气运不够,打了败仗罢了,怎么能够乱骂他们啊?……”简先生被训得面红耳赤,却又不禁会心微笑了。微笑中,简先生应该已经领悟到“屠城”记载的不尽不实了吧?

  在蓑衣渡,简先生采访当地父老,他们无不异口同声言说当年太平军在此地军纪甚好,公买公卖,即使蓑衣渡之战后自东岸离去,也丝毫没有扰民。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江忠源在蓑衣渡的胜利是就是一个吹出来的神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蓑衣渡是湘江上的一个渡口,在全州城东北,行陆路才十里,行水路则有十二里。过蓑衣渡五十里,即可经黄沙河水路进入湖南。蓑衣渡一战,对于交战双方来说都是决定其之后历史的关键之战。之所以说蓑衣渡战役对于清庭和太平天国来说都是意义非凡的一个伏笔,究其原因我们慢慢到来。

image.png

  首先对于太平天国方面来说。其一,在蓑衣渡战役中船只尽毁,辎重尽失,伤亡惨重。关于太平军伤亡的具体数目、清方记载:一说“悍贼毙者数千”。一说“毙贼千余”。一说“被杀者七、八百人”。上述数字都令人难以置信,夸大邀功也罢,主观臆测也罢,太平军在蓑衣渡之战中蒙受一定伤亡却是毫无疑义的。当时人记述和评论说:“其时所毙贼尸,蔽江而下,衡湘之人皆见之”。“蓑衣渡之战,贼尸蔽江,自焚其船,遗其辎重妇女,仓皇东奔、为贼从来未有之败” 。

image.png

  其二,太平天国在蓑衣渡被伏击进兵两湖的战略部署已经暴露,从而失去先机,蓑衣渡为清庭调兵遣将防守充分赢得了时间以至于在后来的攻打长沙战役中西王萧朝贵战死;其三,就是在这次战役中太平天国的一位重要人物血染疆场从而使得太平天国领导层不在团结一致。他就是太平天国南王冯云山,之所以说他重要是因为除了其在军事指挥上使太平天国损失了一位将才外,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当时唯一一位能够平衡天王洪秀全和东王杨秀清的人物。他的牺牲使得这种关系不在存在,为天京事变留下了隐患。

image.png

  对于清庭来说:"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如无蓑衣渡之战没有发生,那么太平军就会轻而易举的攻陷长沙,湖南尽入太平军之手,而丁忧的曾国藩必不能回乡募勇甚至会为太平军所俘,如果没有曾国藩创建湘军首先太平天国在后期将会少一支劲敌,其次许多从湘军成长起来的人譬如李鸿章左宗棠等晚清重臣就不会有崭露头角的机会,可能一世无名。从而太平天国有一统天下也未尝不可能。

预测表明:中国可能会在10月底出现埃博拉出血热病例。

...查看更多

  蓑衣渡是湘江上的一个渡口,在全州城东北,行陆路才十里,行水路则有十二里。过蓑衣渡五十里,即可经黄沙河水路进入湖南。蓑衣渡一战,是清廷战胜太平天国、苟延残喘的关键之战。"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如无蓑衣渡之战,长沙陷落,湖南尽入太平军之手,丁忧的曾国藩必不能回乡募勇甚至会为太平军所俘,曾、胡、左、李诸中兴名臣永无出头之日,历史上将不再有湘军这一支武装。

image.png

  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

  嘉庆三年(1798年)《重修路碑》说:“蓑衣渡大道,系楚、粤往来通衢,山径崎岖,行路多难”。道光五年(1825年)立的《路碑》说:“蓑衣渡大路,上通州城,下达湖南,虽非关津,实为通衢”。可见,它是太平军北进的必经之路。据实地考察,当年太平军与清军的战场并不是在蓑衣渡口,而是在渡口东北约三华里之水塘湾。因为蓑衣渡口水深如潭,江忠源于二、三天内根本不可能在那里打桩塞河,而且渡口岸边的六梅塘,地势平坦,无险可守,但水塘湾滩多水浅,枯水时可涉水而过,舟船难通,其左岸的狮子岭,高可三百余米,密林深箐,地势险要,正是江忠源设伏堵击之地也。方志云:“狮子岭在长乡,去城北十五里,地名奥塘”。不能不指出,简又文之采访调查并没有弄清楚战场的确切地点,也弄错了战场与州城的实际距离,应予订正。

  据载:统治者获报太平军攻陷全州,“掳马掳船,水陆并进,凶焰益张”;“又大张伪示,欲直扑长沙”。乃在一天之内连下四道上谕,严令赛尚阿“飞饬各路将弁督带兵勇,或由间道绕越贼前;或跟踪紧迫,使贼无暇喘息”,并指明“全州与湖南水陆兼通,水路尤关紧要,或设法阻其行舟;或于要害地方密置兵船,暗藏枪炮,截击尾追,俾匪船不能顺流直下,方为万全”。清军“厚集兵力”的布防部署是:提督鲍起豹驻屯永州。总兵孙应照防守湘桂交界之黄沙河。和春率领之七千清军扼守距州城北十五里之太平铺,“首当贼冲”。提督余万清奉命赶赴道州堵截。刘长清等部清军则尾追不舍。江忠源率领的楚勇千余人原是追兵,尾随刘长清等部之后,由桂林至全州。他深恐太平军继续北进,攻取其家乡湖南新宁,乃急忙趋前阻击。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先军桥头(即太平桥桥头,位于狮子岭附近的桥渡村旁),堵其西窜新宁之陆路;并钉塞河道,断其北窜零陵之水路。”他还急请和春速派兵“于河东扎营,以为合力攻剿之计”。然而,和春慑于太平军之声势,不肯“分兵扼截”;只檄调非已统属的张国梁部前往东岸防堵。张国梁尚未到达阻击地点,蓑衣渡的战斗便已经打响了。

  6月5日(阴历四月十八日),太平军的船队蔽江而下,陆路沿江行进。当船队通过蓑衣渡口,下驶到水塘湾过险滩时,发现狭窄的河道已被清军“伐木作堰”所堵塞,船只因无法前进而密集江面,遭到左岸狮子岭江忠源伏兵居高临下的猛烈轰击。太平天国领导人措手不及,只好把拥挤不堪,乱成一团的船只横亘江面,搭成沟通东西两岸的浮桥,抢占河岸阵地,仓猝还击。其陆路部队闻炮声也急行靠拢救援。据清方记载:十八日,清军“用劈山炮向河流钉塞处彻夜轰打”。十九日黎明,太平铺方面的清军“分路攻剿”过来,“贼船二百余只已在蓑衣渡江心泊如营垒,两岸安设大炮。我兵一进,贼枪炮如雨。和春亲督兵勇四路奋攻,该逆亦死力拒敌数时之久。贼匪情形,颇为迫蹙”。尽管太平军奋勇拒敌,不让清军靠近江岸,并杀伤了不少敌人。但经过二昼夜的激战,仍无法疏通航道前进。在前有阻敌,后有追兵,多面受敌,无法立足的危急情况下,太平天国领导人不得不改变沿江而下永州,直捣长沙的原定计划。于6月7日(阴历四月二十日)下令舍舟登右岸,“并将船只自行焚烧,遗弃辎重米粮器械甚多”,在右岸集合队伍,翻越半边山,过扁担坳,向湖南而进,“欲攻永州”。及至永州,“将薄城,以大水不得渡”,“知城中有备,不敢攻,遂趋道州”。6月12日,清军提督余万清“亦弃城不守”,太平军“乘虚袭道州,踞之”。

image.png湖南发布卫生惠民细则 大病救治增12病种报销超八成_湖南新闻_永州新闻网■制图/陈琮元  华声在线4月13日讯 省卫生厅年初发布今年九项惠民措施,今天,对各措施操作细则进行了公布{title}。

  蓑衣渡受挫绝不是“太平军失败之起点”,对战争全局并没有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但也应该承认,它是太平军在广西期间遭受挫折最大的一次战役。其损失可以用三句话进行概括:船只尽毁,辎重尽失,伤亡惨重。关于太平军伤亡的具体数目、清方记载:一说“悍贼毙者数千”。一说“毙贼千余”。一说“(贼)被杀者七、八百人”。上述数字都令人难以置信,夸大邀功也罢,主观臆测也罢,太平军在蓑衣渡之战中蒙受一定伤亡却是毫无疑义的。当时人记述和评论说:“其时所毙贼尸,蔽江而下,衡湘之人皆见之”。“蓑衣渡之战,贼尸蔽江,自焚其船,遗其辎重妇女,仓皇东奔、为贼从来未有之败” 。

  综上所述,太平军在蓑衣渡受挫的原因,可概括为二点。

  第一,战略目标与战役指挥脱节。太平军自永安突围的战略任务是:打出广西去,挥师北上,建基立业、开创“小天堂”。然而,太平天国人领导却没有处理好战略全局与战役局部的关系。太平军本应神速行动,力戒拖延,乘虚奔袭湖南长沙。这是发展革命形势的战略大转移,而不应该费时耗力围攻全州达十一天之久。事实充分表明:太平天国领导人主观上犯了轻敌的错误,自以为可不费吹灰之力攻下全州城。然而却事与愿违,得不偿失,为此而付出了极其昂贵的代价。不仅遭受很大伤亡,连南王冯云山也在全州受伤而牺牲。太平天国过早地失去了一位忠勇坚毅、能顾全大局和协调内部的杰出领导人,确实是无法弥补的极大损失。正是由子攻城伤亡很大和冯云山不幸牺牲,使太平军被仇恨蒙住了眼睛,失去了理智,非竭尽全力打下无关轻重的全州城不可。这是农民狭隘的复仇思想的反映。

  清方记载直言不讳地供认:“是时,湘水盛涨,顺流直下,三日可达长沙。长沙方拆修城垣,工不及半,城中空虚无备。贼若猝来,竟可长驱直入,事不可问矣”。又说:“是时,湘水涨,省防尚无备,方拆治城垣。微忠源堵击,贼船三、四日即抵省。言者谓蓑衣渡一战,为保全湖南首功云”。这些说法虽属推测之词,但也说明太平天国领导人久攻全州的失策。

image.png

  第二,麻痹轻敌造成蓑衣渡之败。太平军围攻全州时。救援的清军皆胆怯惧战,在距州城十里外扎营,畏死不前,坐视不救。于是,太平天国领导人产生严重的轻敌思想,自以为清军。太平军撤离全州北进,放弃自已所惯用的审时度势、灵活机动、声东击西、迂回包抄等战术,居然鸣锣放炮,大摇大摆地坐轿出城,蔽江而下。如果太平军在进军蓑衣渡途中。能先派出先锋精兵,扫清前进路上之清军,或使敌坚壁自守,或驱逐阻击之敌,清除江面上的障碍。其船队是可以顺利通过的。由于太平天国领导人对自己估计得过高,对上帝保佑信赖得太过,麻痹大意,不明敌情,疏于防范,造成了蓑衣渡受挫。郦纯先生指出:“其致败之由,则在行军不侦敌情。否则,以江忠源千余之勇,太平军自不难派队先行驱逐,疏通江路,不仅不至挫败,且可照原计划直攻长沙。

  其时,军事已归东王主持,不能不说是杨秀清行军的一次严重疏忽。幸而东(右)岸没有敌兵,否则局势将更艰危”。这话是有道理的。

要认真组织开展好即将进行的 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活动,对党员干部进行思想教育和党性党风教育。

...查看更多
结语

  如果没有曾国藩创建湘军首先太平天国在后期将会少一支劲敌,其次许多从湘军成长起来的人譬如李鸿章、左宗棠等晚清重臣就不会有崭露头角的机会,可能一世无名。从而太平天国有一统天下也未尝不可能。

相关新闻阅读

看新闻怎么不分享?

相关专题
专题排行
  • 月排行
  • 年排行

COPYRIGHT © 2003-2016 www.hrz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杏彩彩票 浙ICP备14040921号 联系QQ:2506589242